Modest&Esteem

一个正在不断充实自己的小透明。

【喻黄】🐟名朋自戏整理

喻文州(9000)
写过的戏几乎全是喻黄,数量不多,稍作整理
如有不足还请指出
拿着9000这个神编号,心里压力有点大…还请多提携。有专黄啦,其他关系全空,不知有无兴趣扩列?

1.

起舞的月华绕过窗棂,从窗帘缝里逃脱出来,不紧不慢地落上花纹繁复的壁纸,屋中闪烁的尘埃上下翻飞,寂静中喧嚣。

夜深了。

睡眠一向浅显,饶是为平日里接踵的会议扰得疲惫不堪,也会因风吹草动而醒。难得今夜安眠,没有月落乌啼,不为蝉鸣所扰,侧躺在床上,舒适地陷进柔软的被褥里,睡眠伴着平稳的呼吸,愈加进入更深的层次。

这时便是一阵咚咚当当的奔跑声入耳,轻快的脚步踏在实木地板上,不用多想就知道来者何人。

这不,还没睁眼,房间门便咣当一声撞在墙壁上,随之而来的是那人精力充沛的嗓音——“队长队长队长!你睡了吗?”

翻身坐起来疲惫地捏着眉心,清醒片刻后无可奈何地冲来者笑笑:“睡了。什么事,少天?”

“我刚刚看到天上有流星,快看看吧!然后许个愿!”他说着一把拉开窗帘,暗夜里失去人造光源的城市沉稳又陌生,夜空却一片灿烂深邃,流星拖着慵懒的尾巴,正悄然滑过天际。

走去窗边,双手合十,明知传说难以信服,仍虔诚地许下心愿。他极为好奇,连连追问。自己轻笑不语,仅拉过他的手十指相扣——

“我不说,你也猜得到。”

2.

城市正在错乱的时空中沉眠。

雨丝将空间切割得支离破碎,像电视机上陈旧的信号雪花,杂乱无章的光波撞在一起,经雨珠映射刺向混沌的夜,虚惘而荒唐。

这时便从码头传来悠长的汽笛声,轰轰烈烈,在寂寥的雨中悲鸣——这个时间本不该有船入港。像神明的玩笑,肆意拨动人间的计时器,又施以夜雨倾盆,错乱了时间,惊扰了世界。

为雨声所扰,睡意全消。揉着眉心坐起身来,片刻眩晕过后,意识伴着湿冷的空气愈发清明。没来由地心悸,在周遭深邃的黑暗之中,下意识伸手触碰身边的人。

一阵温热的触感从神经末梢蔓延至全身,仿佛天地间最令人安心的因素,立定天下,涤荡乾坤,把错乱的时空置入正轨。他睡颜如故,不屑这泱泱世界一顾,无畏光阴周转亦或岁月催人,酣甜之梦依旧。

黄少天,我真是败给你了。

不由得苦笑起来,握紧他的手,满是无奈与迷恋。单就洒脱一词而言,也许自己这辈子都难胜他分毫,就因为这魄力,自己一世精明天机算尽,也一不小心就搭上了后半生。

错乱的时空,今夜有一场倾世浩劫。那又何妨?十指紧扣,静听雨声,共度年华,足矣。

3.

这是不知疲倦地穿越了亿万年的星辰。

星光染尽了漫天银白,光晕照映得夜空一阵眩晕与迷醉,漫漫长河碰撞涌动,交织着亘古不变的缥缈与虚幻。生命的起源,沉静的汪洋之上升起万千星辉璀璨,恍惚间回归于文明最初存在之所。

难得战队到海边度假,难得想一个人到海边走走,难得遇上这般景致。自己并不认识各路星宿,同样对星移斗转一窍不通,自然读不懂这夜天象之中蕴含的奥妙——只单纯觉得,今夜的星空太美,美到近乎虚假,一定有某些奇异之处存在其中。

夜晚的海风总是冷冽的,一只蝴蝶在遥远的冰河之上轻轻扇动冻僵的翅膀,羽下划出的气旋嗫嚅着挤过狭窄的气流,跨越广远的冰川。蝴蝶效应,这股小气旋势力愈来愈大,它却像自己那极寒的源生地一般沉稳,不曾张狂地掀起热带洋面上的巨大风暴,转而化为一阵清冷而不失温和的海风。

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套,站在海岸细腻的沙滩之上昂首眺望——不知在眺望星辰、海洋、亦或是无尽的虚空。这时心里便空空如也,仿佛正在放肆地抱怨着自己身边缺了一个人,无奈一声叹息,再次深远地望了一眼广远的银河与汪洋,便转身折返。

手机合乎时宜地唱起悠扬的曲子。接起电话,一阵自己方才心心念念的声音随即响起——“队长队长,烧烤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,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跑去了哪儿?再不回来我们全都自己烤着吃就不等你了!”声音依旧聒噪、依旧悦耳。

不由得嗤笑一声,用极为温柔的语调回应着这就回去,挂断电话,举起手机对准天空与海洋轻轻按下快门,一瞬间的绝美被永恒定格于相片之中。

纪念这万古的星辰、大海,和亘古不变的情感。

4.
-第六赛季
-夺冠夜

世界从未这样喧嚣过。

绚烂的灯火把夜空照得近乎透明,就像夸张派的野性艺术家,连同空气中的浮尘都照映得清晰可见。车辆鸣着悠长的笛声川流过往,人群熙攘,嘈杂声中混合着尖叫,一派喧腾之景。

在这个蓝雨夺冠的夜晚,连晚风都是燥热的。粘稠的空气涌过时间的缝隙,伴着每人心中热烈的火焰噼啪燃烧。

一丝不苟地回应完每一位记者的采访,从现场出来时入夜已深。回绝了所有人的邀请,难得感性思维胜过理性,一个人走去街市中央,想要看看这座繁华的城。

隔着墨镜和口罩的世界竟比以往更加热辣,广场中央巨大的荧屏上不知疲倦地回播决赛的视频,自己就这样置身于疯狂的人流之中,闭上眼睛,感受这阑珊的灯火将人间染上眩晕与虚幻,正如惝恍的时间。

这个狂野的夜晚,致蓝雨。

5.

“看样子今晚是很多人的难眠夜。”

这是一座城市的凄清冷雨,雾芒孤影。廊外被人遗忘的窗棂开合摇曳,风雨飘摇之中落花满地。雨声愈加清晰,雨滴散射着灵动的夜光、越过窗棂掉进屋子,噼里啪啦发出石珠坠地的声响。

指腹摩擦过窗上细密的雾气,夏夜中刺骨的冰冷从指尖传入骨髓,不由得微微颦眉。嘈杂声愈发强烈,脑海中构想出身旁那个少年——露出好看的虎牙——把自己捂在被子底下玩着手机。

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,在这样的雨夜中借题发挥,随意找了句意味不明的话题,一边说着一边从窗畔走去床边。猜想少年所做的事情,伸出手去轻轻掀开掩盖着对方好看面容的被褥。

他睡着了。

虎牙微露,梦中呓语,像个戒去防备的孩子。如此这般,饶是再无情的人也该笑了。自己便嗤笑起来,说不清意味,兴许是宠溺,兴许是怜爱。轻手轻脚替他掖好被褥,坐在床侧,附身印下轻柔一吻。

“晚安,少天。”

窗外是一座雨城的狂欢。
屋内是两个人的天地。

【喻黄】《鹧鸪天》古风/短篇

想表现一个侠骨柔情的黄少天。

早就想写这么篇文章,自打看了今年全国二卷作文题目,跟吃了炫迈一样文思泉涌也就一鼓作气写完了。

本文有引用游园惊梦、鹧鸪天、月夜忆舍弟的内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
——《鹧鸪天·桂花》

江城月夜,耳边奏着悠扬的中州丝竹曲儿,江畔丝柔的晚风正清凉,明月高悬于接天灯火之上,头顶红出娇媚的桃花开得正盛,几叶落花乘着微风跃上江面,好一出良辰美景。

江畔长廊,檐上朱红的灯笼火光跃动,黄少天一袭藏青短衣只身坐在廊下,一个劲儿吃起案上摆了满盘的山楂杏仁来。这京城繁华地尤其不缺名门望族,今日前来赏灯之人又哪个不是纨绔子弟贵胄公子,黄少天身置其中,倒显得格格不入。

喻文州携三副香茗而来,及腰的青丝随风散落,一袭花纹繁复的月白直裰更衬出他的儒雅气。黄少天塞了满口甜枣来不及咽下,索性口齿含糊不清地招呼一声,挪挪身为他让出坐处——这天下,大抵只有黄少天才敢这样对待喻文州,对待这个当朝第一谋士。

喻文州便含笑坐在他身边,拎过桌案上置好的茶具,沏一杓香茗推到他面前,说话时连声音都带笑:“慢点吃,又不会有谁跟你抢……”

他与这位正狼吞虎咽的第一剑客出自同一师门,自幼相识倒有竹马青梅之意,待到出师日,一个选择走他的仕途大义路,凭着绝代风华和过人才气,扶摇直上平步青云,一举成为了当朝第一谋士;一个选择随他的仗剑天涯心,挥一把光明磊落剑,助人四方一剑斩破汹涌暗流,不屑江山名望一顾,倒成为黎民百姓间脍炙人口的江湖第一剑客。

一别春秋几载,再次相遇是在十五灯会飘摇的行船上。那日黄少天正借着漫天阑珊灯火,盘腿坐在船头擦剑,也不知是命数里偏有一劫、还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,他一转头便看见身侧并排而行的船上伫立一位翩翩公子——这便是喻文州。那日也似今夜晚风微凉,喻文州阖眸吹奏一曲逍遥行,复睁眼,便望见另一艘游船上的黄少天听得如痴如醉。

浪迹天涯的剑客最怕羁绊,这种东西一旦产生,便有了归宿生了根,即便一世洒脱也逃不过宿命牵连。黄少天自那日看见喻文州的第一眼起就暗道不妙,看来他后半辈子是要栽了。

尔后黄少天便在喻文州府上找了个安身之所,仗剑天涯的道路还要继续走,与以往唯二的区别就是多了一处归宿,流浪在外还能偶尔感叹一句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”,此外就是多了一个可以留恋的人。喻文州从未劝慰他入仕,不仅因为他知晓黄少天不屑于蜗角虚名,更多的是由于兼济天下的路有千百条,黄少天泽被苍生从不需借助朝廷之力,少年轻狂,一人、一剑、一侠胆足矣。

黄少天喝惯了黎民百姓的低劣浊酒,自是品不得这名贵香茗的闲情逸致,口中干果噎得他够呛,他未去理会喻文州推到他面前的小杯茶水,索性从他手中夺过茶壶一仰头咕咚灌下。

小心烫。喻文州苦笑着轻拍黄少天的脊背,少年的气息在这般轻抚下渐趋平稳。“看来这次南下回来,我的剑圣大人又把自己饿着了?”喻文州打趣道,指腹轻轻抹去少年嘴角残存的果屑,黄少天顿时不服气地撇撇嘴,口中失去那些占据空间的果品,他又恢复了往日聒噪的姿态。话匣子一开,便道出南国迭荡暮色、留连青萍、万里河山来。又道江南鳜鱼肥美,雄黄酒淳,醉来意阑珊,好一个盛世。

“本少尝了多少珍馐美馔,岂是你整天窝在四方庭院里能想象到的?”黄少天炫耀似的微昂起头,脸上满是得意的笑。

“自然想象不来,究竟是何等佳肴才让我的剑圣在意到连佩剑都丢了?”喻文州嗤笑一声,黄少天方才高昂的头瞬间低下,面颊泛起恼羞成怒的红晕,“都说了这件事不要再提!不要再提!”

那是南部高山盘踞的枭蛇鬼怪,夷人养蛇、善毒,占山为王靠欺压良民为生。黄少天带着那把锈迹斑驳的剑——他临行时从集市上用几吊钱所换,用最顿的剑赴最险的关,就这样只身提剑端了夷人设在山间的营寨,一剑斩开山翼南北通途,把夷人和蛇蟒杀了个片甲不留。也正是在斩蛇途中,刀刃太顿,蛇鳞太硬,一剑难以刺开蛇骨,他便将剑与蛇一同掷下了万丈深渊。

喻文州多次劝他配把好剑,好歹配上剑圣的名号。他总不以为然,摆摆手道剑比人还金贵,若每天就顾着养剑,难不成他自己不过日子了?

丝竹声又起,春江花月夜未央,良辰美景奈何天,袅晴丝吹来闲庭院。黄少天舒舒服服地枕在喻文州膝头,远眺江面渔舟泛夜灯火万家。喻文州重新沏上一盏香茗,摸出长箫置于唇边,吹一曲鹧鸪天。

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曲毕,喻文州轻轻俯身,给膝上人印下蜻蜓点水一吻。黄少天霎时红了面颊,一改往日机敏聒噪,愣了良久才开口问起: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借这诗句来描述你,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2017全国II卷作文题目】
6个古诗句选2个或者3个,自行立意,确定文体,自拟题目。

1、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《周易》
2、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(杜甫)
3、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(李清照)
4、受光于庭户见一堂,受光于天下照四方(魏源)
5、必须敢于正视,这才可望,敢想,敢说,敢做,敢当(鲁迅)
6、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(毛泽东)

盘点一下叶修生日这天,进行了多少活动

P1:lofter今年叶修庆生tag,截止到昨天20:00,有超过12.5W份庆生作品
P2:lofter开屏页,一整天循环这七张,其中四张有谜题
P3:渣浪叶修庆生话题,阅读量约1050W(不过这个数字是历年来生贺的总和)
P4:以叶修的名义进行的公益活动
P5:官方与民间的大屏幕庆生视频
P6-7:B站生日游园会直播,截止至昨天20:00,房间内有超过92.7W人
P8:不解释了,看图吧!

不完全统计,接着会补充。
感谢叶粉们给予的如此隆重盛大的生日
叶修被全世界爱着呀

摸鱼一个小剑客。
P1P2上色半成品,P3贴一张线稿。

烦烦世界第一可爱……

换了账号,转发一下以前的作品。
幸会,这里徜徉😜

跳了全职坑后的第一张作品
望不嫌弃
这儿徜徉😜